黄莺儿·园林晴昼春谁主_宋朝柳永的诗词

诗词歌赋 编辑: http://www.gw2sns.com

1、黄莺儿·园林晴昼春谁主_宋朝柳永的诗词

园林晴昼春谁主。

暖律潜催,幽谷暄和,黄鹂翩翩,乍迁芳树。

观露湿缕金衣,叶映如簧语。

晓来枝上绵蛮,似把芳心深意低诉。

无据。

乍出暖烟来,又趁游蜂去。

恣狂踪迹,两两相呼,终朝雾吟风舞。

当上苑柳秾时,别馆花深处。

此际海燕偏饶,都把韶光与。

2、宋朝柳永《黄莺儿·园林晴昼春谁主》赏析

对柳永这首词的理解,各家有较大不同。一种说法是:此词表似咏物,实则舒怀。上阕开篇并未直接入题,而是先设问“园林晴昼春谁主”。“谁主”二字,直薄主题,引出下文。至此,才由远及近,凸现了吟咏的对象:黄莺。接着就写尽流莺娇姿。下阕第一、第二韵句,仍写流莺风流倜傥、逍遥自在的情景。同时,也表现出柳永的自负和自信。下阕第三韵句始,笔锋一转,当上苑柳秾时,别馆花深处,流莺已经难以主春了。此际,偏偏众多的海燕归来,把韶光占尽。不难看出,这与柳永初来京华,未试之前的心态、行径,何等相似。下阕后两韵句,也正反映了柳永不第、名落孙山的无奈而又沮丧的心情。

另一种说法:此词写春风骀荡,万物负暄而孳勃,黄鹂鸣深树,游蜂恣纵舞,海燕占尽春光,一派欢快热闹的景象。置此情境中,人的心情自然也是愉悦欢畅的。换头之“无据”二字,尤为妙手,鸟雀蜂蝶,掠过暖烟湿雾,相随相偕,自在吟舞,完全是无意识的,人们不能问它们何以如此欢舞吟唱,因那是天性使然,故言“无据”。若问此词有无寄托?不好说。总之,作者的心绪极好,为春色美好所感染就是了。从“恣狂踪迹,两两相呼,终朝雾吟风舞”几句来看,写黄鹂、写游蜂,似又在映照着人,而海燕的偏饶春光,更有白诩之意。那么想来只有科考及第,所谓金榜题名这样的大喜事才能如此欢娱。但《乐章集》向无编年,这样也是一种推测。柳永进士及第在宋仁宗景祐元年(1034年)。若将此词与写于汴京的《柳初新·东郊向晓星杓亚》,以及写于睦州的《满江红·暮雨初收》对读,或许能有所感悟。

3、宋朝柳永的其它诗词

夜半乐·艳阳天气

艳阳天气,烟细风暖,芳郊澄朗闲凝伫。

渐妆点亭台,参差佳树。

舞腰困力,垂杨绿映,浅桃秾李夭夭,嫩红无数。

度绮燕、流莺斗双语。

翠娥南陌簇簇,蹑影红阴,缓移娇步。

抬粉面、韶容花光相妒。

绛绡袖举。

云鬟风颤,半遮檀口含羞,背人偷顾。

竞斗草、金钗笑争赌。

对此嘉景,顿觉消凝,惹成愁绪。

念解佩、轻盈在何处。

忍良时、孤负少年等闲度。

空望极、回道斜阳暮。

尉迟杯·宠佳丽

宠佳丽。

算九衢红粉皆难比。

天然嫩脸修蛾,不假施朱描翠。

盈盈秋水。

恣雅态、欲语先娇媚。

每相逢、月夕花朝,自有怜才深意。

绸缪凤枕鸳被。

深深处、琼枝玉树相倚。

困极欢余,芙蓉帐暖,别是恼人情味。

风流事、难逢双美。

况已断、香云为盟誓。

且相将、共乐平生,未肯轻分连理。

其二

玉[土戚]金阶舞舜干。

朝野多欢。

九衢三市风光丽,正万家、急管繁弦。

凤楼临绮陌,嘉气非烟。

雅俗熙熙物熊妍。

忍负芳年。

笑筵歌连席连昏昼,任旗亭、斗酒十千。

赏心何处好,惟有尊前。

4、宋朝的其它诗词

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
[ 宋朝  苏轼 ]

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

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

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

梦随风万里,寻郎去处,又还被莺呼起。

不恨此花飞尽,恨西园,落红难缀。

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?一池萍碎。

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

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。

陈待制五月十四日生朝
[ 宋朝  徐照 ]

羲辔迟中夏,生贤国世宁。

隔宵蟾欲满,经溽雨初停。

分派来沩水,储神应德星。

高楼参造物,健笔倒沧冥。

几郡流威惠,今人识典刑。

随行惟一鹤,堆案有群经。

道直言皆壮,心和鬓益青。

即须调鼎铉,未许在林坰。

斸石逢云母,栽松长茯苓。

龟巢莲叶上,公见却千龄。

送李深卿赴省试
[ 宋朝  喻良能 ]

羲辔迟中夏,生贤国世宁。

隔宵蟾欲满,经溽雨初停。

分派来沩水,储神应德星。

高楼参造物,健笔倒沧冥。

几郡流威惠,今人识典刑。

随行惟一鹤,堆案有群经。

道直言皆壮,心和鬓益青。

即须调鼎铉,未许在林坰。

斸石逢云母,栽松长茯苓。

龟巢莲叶上,公见却千龄。

5、猜你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