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答元珍_宋朝欧阳修的诗词

诗词歌赋 编辑: http://www.gw2sns.com

1、戏答元珍_宋朝欧阳修的诗词

春风疑不到天涯,二月山城未见花。

残雪压枝犹有桔,冻雷惊笋欲抽芽。

夜闻归雁生乡思,病入新年感物华。

曾是洛阳花下客,野芳虽晚不须嗟。

2、宋朝欧阳修《戏答元珍》赏析

题首冠以“戏”字,是声明自己写的不过是游戏文字,其实正是他受贬后政治上失意的掩饰之辞。欧阳修是北宋初期诗文革新运动倡导者,是当时文坛领袖。他的诗一扫当时诗坛西昆派浮艳之风,写来清新自然,别具一格,这首七律即可见其一斑。

诗的首联“春风疑不到天涯,二月山城未见花”,破“早春”之题:夷陵小城,地处偏远,山重水满,虽然已是二月,却依然春风难到,百花未开。既叙写了作诗的时间、地点和山城早春的气象,又抒发了自己山居寂寞的情怀。“春风不到天涯”之语,暗离皇恩不到,透露出诗人被贬后的抑郁情绪,大有“春风不度玉门关”之怨旨。这一联起得十分超妙,前句问,后句答。欧阳修自己也很欣赏,他说:“若无下句,则上句何堪?既见下句,则上句颇工。”(《笔说》)正因为这两句破题巧妙,为后面的描写留有充分的余地,所以元人方回说:“以后句句有味。”(《瀛奎律髓》)

次联承首联“早春”之意,选择了山城二月最典型、最奇特的景物铺开描写,恰似将一幅山城早春画卷展现出来,写来别有韵味。夷陵是著名桔乡,桔枝上犹有冬天的积雪。可是,春天毕竟来了,枝梗上留下的不过是“残雪”而已。残雪之下,去年采摘剩下的桔果星星点点地显露出来,它经过一冬的风霜雨雪,红得更加鲜艳,在白雪的映衬下,如同颗颗跳动的火苗。它融化了霜雪,报道着春天的到来。这使是“残雪压枝犹有桔”的景象。夷陵又是著名的竹乡,那似乎还带着冰冻之声的第一响春雷,将地下冬眼的竹笋惊醒,它们听到了春天的讯息,振奋精神,准备破土抽芽了。中国二十四节气中有“惊蛰”,在万物出乎展,展为雷,······蛰虫惊而出走。”(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)故名惊蛰。蛰虫是动物,有知觉,在冬眠中被春雷所惊醒,作者借此状写春笋,以一个“欲”字赋予竹笋以知觉,以地下竹笋正欲抽芽之态,生动形象地把一般人尚未觉察到的“早春”描绘出来。因此,“冻雷惊笋欲抽芽”句可算是“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”的妙笔。

诗的第三联由写景转为写感慨:“夜闻归雁生乡思,病入新年感物华。”诗人远谪山乡,心情苦闷,夜不能寐,卧听北归春雁的声声鸣叫,勾起了无尽的“乡思”一自己被贬之前任西京留守推官的任所洛阳,正如同故乡一样令人怀念。然后由往事的回忆联想到目下的处境,抱病之身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年头。时光流逝,景物变换,叫作者感慨万千。

诗末两句诗人虽然是自我安慰,但却透露出极为矛盾的心情,表面上说他曾在洛阳做过留守推官,见过盛盖天下的洛阳名花名园,见不到此地晚开的野花也不须嗟叹了,但实际上却充满着一种无奈和凄凉,不须嗟实际上是大可嗟,故才有了这首借“未见花”的日常小事生发出人生乃至于政治上的感慨。

此诗之妙,就妙在它既以小孕大,又怨而不怒。它借“春风”与“花”的关系来寄喻君臣、君民关系,是历代以来以“香草美人”来比喻君臣关系的进一步拓展,在他的内心中,他是深信明君不会抛弃智臣的,故在另一首《戏赠丁判官》七绝中说“须信春风无远近,维舟处处有花开”,而此诗却反其意而用之,表达了他的怀疑,也不失为一种清醒。但在封建朝政中,君臣更多的是一种人身依附、政治依附的关系,臣民要做到真正的人生自主与自择是非常痛苦的,所以他也只能以“戏赠”“戏答”的方式表达一下他的怨刺而已,他所秉承的也是中国古典诗歌的“怨而不怒”的风雅传统。据说欧阳修很得意这首诗,原因恐怕也就在这里。

3、宋朝欧阳修的其它诗词

玉楼春

春山敛黛低歌扇。

暂解吴钩登祖宴。

画楼钟动已魂销,何况马嘶芳草岸。

青门柳色随人远。

望欲断时肠已断。

洛城春色待君来,莫到落花飞似霰。

寄答王仲仪太尉素

丰乐山前一醉翁,余龄有几百忧攻。

平生自恃心无媿,直道诚知世不容。

换骨莫求丹九转,荣名丰在禄千锺。

明年今日如寻我,颍水东西问老农。

庭前两好树

庭前两好树,日夕欣相对。

风霜岁苦晚,枝叶常葱翠。

午眠背清阴,灵坐荫高盖。

东城桃李月,车马倾闤闠。

而我不出门,依然伴憔悴。

荣华不随时,寂寞幸相慰。

君子固有常,小人多变态。

4、宋朝的其它诗词

贺新郎·吾少多奇节
[ 宋朝  刘克庄 ]

吾少多奇节。

颇揶揄、玉关定远,壶头新息。

一剑防身行万里,选甚南溟北极。

看塞雁、衔来秋色。

不但槊棋夸妙手,管城君、亦自无勍敌。

终贾辈,恐难匹。

酒肠诗胆新来窄。

向西风、登高望远,乱山斜日。

安得良弓并快马,聊与诸公角力。

漫醉把、栏干频拍。

莫恨寒蟾离海晚,待与君、秉烛游今夕。

欢易买,健难得。

刘盆子
[ 宋朝  徐钧 ]

操符未识君为贵,解玺方知盗可羞。

绛服大冠真主出,不先肉袒更何求。

浣溪沙
[ 宋朝  向子諲 ]

操符未识君为贵,解玺方知盗可羞。

绛服大冠真主出,不先肉袒更何求。

5、猜你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