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美人雨后同干誉、才卿置酒来禽花下_宋朝叶梦得的诗词

诗词歌赋 编辑: http://www.gw2sns.com

1、虞美人雨后同干誉、才卿置酒来禽花下_宋朝叶梦得的诗词

落花已作风前舞。

又送黄昏雨。

晓来庭院半残红。

惟有游丝千丈、罥晴空。

殷勤花下同携手。

更尽杯中酒。

美人不用敛蛾眉。

我亦多情无奈、酒阑时。

2、宋朝叶梦得《虞美人雨后同干誉、才卿置酒来禽花下》赏析

【注释】:

这首小词以健笔写柔情 ,以豪放衬婉约 ,颇得东坡婉约词之妙。

上片写景 ,景中宴情 。昨夜一场风雨,落花无数 。晓来天气放晴 ,庭院中半是残花。内容极为简单,写来却有层次,且有气势。从时间来看,重点在清晨,也即“晓来”之际;昨夜景象是从回忆中反映出来的 。意境颇类李清照《武陵春》“风住尘香花已尽 ”,但李词较凝炼,叶词较舒展。一般写落花,都很哀婉低沉,如欧阳修《蝶恋花》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”,秦观《千秋岁》“春去也,飞红万点愁如海 ”,均极凄婉之致。可是这里却用另一种手法,不说风雨无情,摧残落花,而以落花为主语,说它在风前飞舞 ,把“黄昏雨”给送走了。创意甚新,格调亦雅。晓来残红满院,本易怅触愁情,然词人添上一句“ 唯有游丝千丈晴空 ”,情绪遂随物象扬起,给人以高骞明朗之感,音调也就高亢起来。

下片抒情,情真意切。前二句正面点题,写词人雨后同干誉 、才卿两位友人在来禽花下饮酒。来禽,即林檎,南方叫花红,北方名沙果。此时词人盖已致仕居湖州卞山下,故能过此闲适生活 。“殷勤花下同携手 ”,写主人情意之厚,友朋感情之深,语言简练通俗而富于形象性,令人仿佛看到这位贤主人在殷勤地拉着干誉 、才卿入座。“花下”当指林檎树下。还“更尽杯中酒 ”,一方面见出主人殷勤劝饮,犹如王维《 送元二使安西》中所说的“ 劝君更尽一杯酒”;一方面也显出词情的豪放,如欧阳修《朝中措》中所写的“挥毫万字,一饮千钟”。

结尾二句写得最为婉转深刻,曲折有味。所以明人沈际飞评曰 :“下场头话,偏自生情生姿,颠播妙耳。”(《草堂诗余正集》卷二)古代达官、名士饮酒,通常有侍女或歌妓侑觞。此云“美人不用敛蛾眉,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”,“美人”即指侍女或歌妓而言,意为美人愁眉不展 ,即引起我不欢。其中“酒阑时”乃此二句之规定情境。酒阑意味着人散,人散必将引起留恋、惜别的情怀,因而美人为此而敛起蛾眉,词人也因之受到感染,故而设身处地,巧语宽慰,几有同其悲欢慨。

明人毛晋称其词“不作柔语殢人,真词家逸品”(《石林词跋》),确为有识之见。

3、宋朝叶梦得的其它诗词

浣溪沙

物外光阴不属春。

且留风景伴佳辰。

醉归谁管断肠人。

柳絮尚飘庭下雪,梨花空作梦中云。

竹间篱落水边门。

临江仙与客湖上饮归

不见跳鱼翻曲港,湖边特地经过。

萧萧疏雨乱风荷。

微云吹散,凉月堕平波。

白酒一杯还径醉,归来散发婆娑。

无人能唱采莲歌。

小轩欹枕,檐影挂星河。

临江仙·唱彻阳关分别袂

唱彻阳关分别袂,佳人粉泪空零。

请君重作醉歌行。

一欢须痛饮,回首念平生。

却怪老来风味减,半酣易逐愁醒。

因花那更赋闲情。

鬓毛今尔耳,空笑老渊明。

4、宋朝的其它诗词

双双燕咏燕
[ 宋朝  史达祖 ]

过春社了,度帘幕中间,去年尘冷。

差池欲住,试入旧巢相并。

还相雕梁藻井。

又软语、商量不定。

飘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开红影。

芳径。

芹泥雨润。

爱贴地争飞,竞夸轻俊。

红楼归晚,看足柳昏花暝。

应自栖香正稳。

便忘了、天涯芳信。

愁损翠黛双蛾,日日画阑独凭。

敬用老人功臣净士院韵
[ 宋朝  洪咨夔 ]

髓恼供祠寺,膏脂倒井闾。

岸聩犹略彴塔秃只夫须。

窈窕钗先燕,夷犹带不鱼。

醉归天欲雪,好个探梅图。

水调歌头·江水自石纽
[ 宋朝  魏了翁 ]

髓恼供祠寺,膏脂倒井闾。

岸聩犹略彴塔秃只夫须。

窈窕钗先燕,夷犹带不鱼。

醉归天欲雪,好个探梅图。

5、猜你喜欢: